精神残疾女孩被主播利用做低俗直播:亲吻、被剃头、被摸隐私部位

发布日期:2022-01-12 09:21   来源:未知   

  23岁的精神残疾女孩小辉开始游荡于此。因外形特别,她被各路短视频平台的网红主播争相围观,并带走直播

  镜头中,小辉身型微胖,稀疏的头发总是乱蓬蓬的,不时冲着镜头翻白眼或傻笑。她被主播们昵称为“海公主”,和其中一名男性主播“十二少”上演“浪漫爱情”。

  残酷的现实却是,有网友发现,“海公主”疑曾被剃去头顶的碎发,在冬日夜晚的街头被摘去帽子打趣。更有多次直播中,她和不同的男性主播亲吻,甚至被摸隐私部位。直到今年12月9日,本就有糖尿病的她在对着镜头喝下五瓶酸奶后被送进ICU。

  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12月11日的CT诊断报告显示,小辉可能患有急性水肿型胰腺炎,同时伴有腹膜炎和腹腔及盆腔积液。

  小辉母亲旷丽告诉记者,小辉自11岁发病后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在三年前被鉴定为二级精神残疾,她发病时经常离家,家里无力管束,此前他们也不知道小辉的行踪。旷丽说,小辉父亲已年近七旬,小辉的妹妹也是精神病人,家中生计仅靠她在外地养老机构做保洁的微薄收入。

  12月11日,旷丽以涉事主播涉嫌猥亵为由,向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书院路派出所报案。旷丽称,民警在调查后认为证据不足,未采取相关措施。记者注意到,截至发稿前,曾与小辉一同直播的多名主播仍活跃在虎牙等短视频平台上。

  12月17日上午,记者向书院路派出所核实了小辉母亲的报案记录,并多次拨打书院路派出所负责此案的张姓警官电话,未获得回音。

  大约是两年前,小辉开始出现在长沙解放西路上,进而逐渐“走”进各路主播的镜头之中。网友李明从那时起便关注到小辉了,第一印象是“有些不正常”。李明说,直播镜头下的小辉总是顶着一头乱发游走在大街上,眼神异于常人,还时常独自发笑。

  解放西路是长沙著名的酒吧一条街,每到夜晚人流喧嚣。小辉的到来吸引众多目光。李明说,一些主播起初只是直播与小辉搭讪,收获关注后便将其带走“接安排”。

  小辉告诉记者,所谓“接安排”实则是跟着主播们一起做直播,并在过程中完成各种任务,最终获得打赏。在长沙流浪的日子,她曾想过找份工作,但没有单位肯收她。

  在主播圈中,小辉被称为“解放西海公主”,知情人士向记者提供的微信朋友圈截图显示,主播“抖音户外小猪”(下称小猪)曾公开发布虎牙直播链接海报,主题为“解放西海公主与十二少浪漫爱情”,该海报还附有小辉和“十二少”的真人照片。

  在记者获得的多段短视频中,镜头前小辉和不同的男性主播拥抱、接吻,其中一些视频中的男性赤裸上身,甚至用手触摸她的隐私部位,小辉则用手挡住双眼。在这些视频中,拍摄现场常有人围观,他们会在主播与小辉的亲密行为结束后发出哄堂大笑。一些视频还经过后期剪辑,被冠以“第一次爱的人”等标签。知情人士称,这些视频是主播拍摄后通过微信群发送给粉丝的,相关的直播弹幕中也充斥着“吻她”、“亲完刷礼物”等字眼。

  李明说,去年冬天小辉还曾被主播们剃去头顶的头发。他提供的直播录屏显示,2020年12月6日凌晨两点,小辉身穿大衣蹲坐在路边,头上戴着帽子,此时一名主播走上前去,一把摘下小辉的帽子,露出光亮的头顶。一男主播还在一旁大笑称:“这是什么?”小辉曾在被摘帽后大声尖叫,但并未被理会。

  小辉说,那次直播中,她被打赏了800元。她告诉记者,被剃去头发和与男主播相拥亲吻等“任务”是主播们事先告诉她的,但因为当时实在没有钱生活了,只能答应。

  对于小辉在解放西路流浪时的遭遇,其母亲旷丽称此前并不知晓。旷丽告诉记者,她和丈夫来自衡阳市衡山县,两人育有两女,均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

  据旷丽回忆,小辉是从11岁开始发病的,起初她只以为是女儿到了青春期,有些叛逆,直到病情发展严重后,才确诊为精神分裂症,多年来曾先后在广州、长沙、杭州等多个城市就诊。2018年5月,经衡山县残联鉴定,小辉被鉴定为为精神残疾二级。

  记者了解到,根据中国残疾人联合会〔1995〕残联组联字第61号文件和《世界卫生组织残疾评定量表Ⅱ》(WHO-DASⅡ)的有关说明,精神残疾二级患者的适应行为重度障碍,能表达自己的基本需求,在监护下可以从事简单劳动,但需要环境提供广泛的支持,大部分生活仍需他人照料。

  旷丽告诉记者,小辉发病时难以管束,经常不回家,她和丈夫曾报警寻找,但找回不久后女儿又会再次离家。

  旷丽称,上一次见到女儿是今年8月,当时小辉被警方找到,送回了她老家衡山县的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三个月后,小辉出院,再度离家“流浪”。小辉说,在老家时她受不了父亲的唠叨,因此决定重返长沙。据旷丽介绍,丈夫已年近古稀,家中仅靠她在南方某养老机构做保洁维持生活,实在无力照顾女儿。

  旷丽没有想到,再见到小辉时,她已躺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内。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12月11日的CT诊断报告显示,小辉双侧肺腔积液,胰腺及周围改变,考虑急性水肿型胰腺炎急性发作,建议结合血尿淀粉酶检查。同时,报告还显示其有腹膜炎、腹腔和盆腔积液。

  此前的12月9日,本就有糖尿病的小辉在直播中一口气喝下5瓶酸奶,顿时发病。知情人士提供的微信群截屏显示,早在此前几天,已有粉丝提醒,称“海公主”患有糖尿病“你们注意点”。在采访中,小辉也向记者表示,她曾经向小猪明确提出自己身体不适,但对方未予理会。

  李明告诉记者,除了提醒,他们还曾向平台举报过主播们存在违规行为。据他回忆,12月4日上午9点的直播中,有主播曾安排小辉和另一名主播喝酒,小辉当时喝下了三罐百威啤酒。酒后,主播小猪将其与小辉亲吻的视频发送到微信粉丝群中。此后,他连续两天向抖音平台投诉。12月4日的抖音平台回复显示,对于网友举报的直播内容,经审核确实存在违规,“已对用户进行警告处理并持续观察后续直播情况。”

  然而,12月9日的直播仍如常进行。小辉发病后,当天下午,她被围观直播的另两名解放西路主播送入ICU,而就医的全过程也被直播了出去。直播弹幕中,有粉丝留言道:海公主跟小猪说了她难受,让小猪帮帮她,小猪还让她努力“接安排”。也有人质疑,明知道糖尿病,为何还(让)喝酸奶?还有人评论,“猪桑肯定脱不了关系。”

  旷丽说,在医院见到女儿后,她通过曾看过小辉直播的粉丝了解到女儿此前两年的遭遇。12月10日晚间,她向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书院路派出所报案,称小辉遭到网红主播胡某振(即前述小猪)和刘某辉的猥亵,并向警方提交了他们与小辉发生亲密行为的视频,旷丽甚至怀疑女儿在下播后遭到了强奸。

  旷丽称,警方经过初步调查后回复其称,目前证据不足以认定猥亵和强奸存在,“那两个主播说我女儿是自愿的。”旷丽向记者出示的12月11日其与书院路派出所辅警的微信对话记录显示,旷丽报案后,警方曾两次前往医院,经过医生检查,确认小辉未与人发生过性行为。

  但旷丽认为,女儿是持证的精神病人,对自己的行为无判断力,因此从事直播并非是其自愿。小辉称,与男性主播发生亲密行为是被生活所迫,“我不是自愿的。”

  依照《民法典》总则第二章第一节第二十四条第一款,不能辨认或者不能完全辨认自己行为的成年人,其利害关系人或者有关组织,可向人民法院申请认定该成年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这意味着小辉是否具有民事行为能力仍需专业机构鉴定。

  旷丽说,小辉目前已离开了重症监护室,因腹痛的症状尚未缓解,她已转到长沙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记者注意到,小辉住院后,曾与她一同直播的主播们借助他人账号,仍活跃在平台之上。除了和小辉一同直播外,涉事多名主播的日常播出内容也大多被指低俗,例如挑战亲吻家禽等。

  据《潇湘晨报》10月14日报道,近年来,长沙已经成为自带流量的“网红城市”,吸引全国各地主播到城市地标开展户外直播,同时,也有部分主播存在以低俗、粗俗等举动博人眼球、换取流量的不文明行为。今年10月,长沙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市城管局、市文化执法局等部门召开工作调度会,部署安排户外低俗网络直播行为集中整治行动。在整治行动开展期间,相关部门将在重点区域组织开展全面摸底调查,建立并完善网络主播账号等信息管理台账;公安、城管、文化执法等部门将联合开展现场执法,对低俗直播行为进行劝导、制止、处置。整治期间还将督促主播签署《长沙户外直播自律承诺书》,发布《“规范网络直播”倡议书》,并公布各类举报方式,强化社会监督。

  12月17日上午,记者向书院路派出所核实了小辉母亲的报案记录,并多次拨打书院路派出所负责此案的张姓警官电话,未获得回音。